王牌投手

王牌投手

更新时间:2021-07-22 10:54:04

最新章节: 转眼间,深秋便至。属于棒球的战火又一次被重新点燃,新一届春甲大会地区选拔赛,在神奈川县内如期举行。而这次,青叶道台高中由于在夏天时,在夏甲大会上的优秀表现,此次参战春甲大会的春日云等人自然而然的,就被全国各地的体育报和网络新闻媒体们,统一口径的宣称为——霸者的再出征!口号喊得十分的响亮、高调,但青

146.创造双记录(高能求票)

“呼~~”

投手丘上,渡边接收到捕手搭档安野的决胜球暗号后,立即振臂投出一记他早已等候已久的慢速曲球来。

这是一记和之前那连续多记快速出球用的铺垫用球完全相反的球路,在一连贯的快速球袭击之后,渡边选用了慢速球来作为决胜球那是有道理的。

只见此时打击区里站着的白杉高中3棒打者犬牙,很明显的被渡边这记慢速曲球给诱骗到忍不住先行出棒来。

“吱~~”

犬牙挑了下眉头,感觉像是对自己这么容易被骗而不满来的。

不过他手上挥出的球棒却已经刹车不及的挥棒出来了,但这样过早的出棒是不会难倒得了一名出色打者发挥的,顶多就是不能将球给打实的将球破坏掉罢了!

而犬牙就是这么做的,他在挥棒过程中选择以左手放松掉了大部分的抓握力气,只起到固定方向的作用,而右手则全力挥棒而出的一棒将球拉反方向的往右边的看台上打去。

“棒!~”

“界外球!~”

“呀~~”

“啊拉拉,真是危险的一球呀!~”

白杉高中那头的休息区里不少球员都被场上渡边的这精彩一投,还有自己队友犬牙同样精彩的打击给吓得不轻来。

而青叶道台高中这边的休息区里,没有上场的土原、真木等人则很是遗憾的抱怨着:“该死,这样的球都能救回来吗!?”

“没办法,打者很强呀!~”

土原这时脸色沉重的说道:“不,应该说白杉高的3棒对渡边君的投球风格太了解了才对!”

“恩,说的没错!~”春日云应了句。

球场上,渡边和犬牙的对决仍在继续。

此时渡边已经对犬牙用了10记球数了,这在正常情况下对单一打者而言,已经算是多球数了。

教练川野在场边打着手语暗号给渡边来提示一句道:“渡边,你的用球数过多了,接下来不要用逼灭战术,争取多投变化大的杀着解决他!”

渡边轻轻对休息区里站着看比赛的教练川野点头答应到,随即当他转头看向安野时,发现安野接下来的这一记配球暗号也随即变化,将铺垫用球球路完全省略的改成了滑球攻击打者内角来。

渡边点头答应后看到安野将手套摆的位置,放在了犬牙出棒范围内明显偏高的一个位置上。

由于是内角球,所以如果按照犬牙此时的站位挥棒长打的话,球绝对只会被球棒的中间靠握手处被拦击中的。

这样一来,球即使被打,那也只能是一记软软无力的内野滚地球或者平飞球。

想法是很美好的,但是真到实施时,渡边投的球却控制得不大完美有些偏高出了好球带,犬牙看准了选球漏掉它到,把渡边最后一记坏球数给用掉到。

此时,场上局面为第一局上半,白杉高中2出局之后,渡边对犬牙的2好3坏满球数局面。

只要再一记好球便能结束掉这个半局的比赛,但就是这么一个球数,犬牙却把渡边在场上又纠缠了5球,仍然不能让其饮恨被三振的。

“呼~”

打击区里,犬牙轻呼出口气缓了缓自己被这轮对决的紧张气氛,给绷得老紧的全身神经试图放松下自己来。

他眼神凌厉地看着投手丘上同样被这轮对决消耗掉不少体力的渡边,暗想到:来吧,渡边,无论你投什么球我都会将之打飞出去的!看着吧……

另一边,由于被拖入了纠缠模式,渡边不敢再用逼灭这套很浪费球数和体力的战术来对付犬牙,所以此时他有足够的时间和捕手搭档安野商量每一球的配球暗号来着。

第13球,安野选择继续进攻内角,同样是内角上方好球带的顶角位,但这次用的是慢曲球的球路,吊斜曲线诱骗打者犬牙选择漏空被三振。

但,对手犬牙不上当,虽然并没有抓好打击最佳时机,但这一球被犬牙成功的破坏掉打出左边边界外去了。

又是一记界外球!

“哼!~”犬牙站在打击区上对着青叶道台高中的捕手安野说到:“没用的,别以为这点小把戏就能骗得了我!虽然渡边那小子国中时期我并没有在和他对打过,但是他的打法却依然和国小时期依然,仅用选球我是不可能放过机会的!”

“这个混蛋!~”安野低声骂着。

14球,渡边按照安野的配球投中路滑球,被犬牙打成高飞界外。

15球,渡边用速球进攻外角,犬牙一棒敲出长打界外,差一米的距离就仅有效打击区的飞过全垒墙成全垒打了。

16球,渡边速球进攻内角肋位,犬牙小转身挥棒再次破坏这球到。

17、18、19球也是如此!

直到第20球,渡边的体力已经被消耗过半,此时他的球速已经明显降低了有3公里的程度。

这是个坏信号,青叶道台高中的教练川野赶紧喊停了,把一个后勤组的学生叫到了身边叮嘱了一句后,让其上场替他向场上所有球员传话到。

投手丘上,此时所有场上的青叶道台高中球员都聚集了过来,上场替教练川野传话的后勤组学生尾崎对渡边这么说到:“渡边君,教练说如果这样被纠缠下去你会不行的,得赶紧想办法把对手3棒给解决掉才行呀!”

安野这时替渡边说了句话来:“如果能有那么好解决的话,刚才早就把他给out出局了!那家伙明显对渡边的投球风格很熟悉,能提前预判到我们下一个球路的大概用球是什么,然后抓准了球路出棒打击的,我想在渡边没有掌握到更加犀利的决胜球前,很难突破对方的正面打击了!”

“啊拉~~”后勤组的尾崎听完安野的话后,为难起来了。

这时,沉默的想着事情的渡边开口说到:“各位,我有个想法……”

“恩!?~”众人疑惑到。

“~~~”

过了会,上场传话的后勤组学生尾崎走回了休息区,他对教练按着渡边的想法说到:“教练,渡边君说他想和对手堂堂正正的决一胜负!所以想请您批准让他不要四坏球报送白杉3棒的,所以……教练您看~~”

“~~~”

教练川野听完后沉默了。

这时作为渡边好友的春日云很大胆的朝教练低头鞠躬的上言道:“教练,你就答应他吧!”

旁边站着的早川和真木等几人都被春日云的话给惊到了,早川立即脸色大变起来到:“春日君,你在胡闹什么,怎么可以让教练答应渡边的请求呢!”

真木也不同意的说道:“就是呀,只要放过这3棒强打,接下来的4棒打者以渡边的逼灭战术,绝对有机会拿到个出局数解决掉这个半局守备的。所以春日君你这话就不对了!”

土原和赤井等人也不同意春日云的提议,但是并没有出声说什么的,只是在看着教练。

考虑了一下,教练川野突然有些意外地对着春日云笑笑问到:“你小子怎么想的!~”

一看教练川野脸上的神情,春日云立即隐约猜出了教练已经看穿了他预料中对渡边想法的猜测,于是他说到:“哈伊!~~把白杉高中的3棒拖进无限缠斗中,争取在这个半局就大量消耗掉这名强打的体力,让其不能在后面的比赛里对我们的守备造成威胁,我猜渡边君他是这么想的吧!”

“嚓,简直就乱来嘛!~有谁会这么一上来就和对手同归于尽的,那有这种打法呀!”土原和赤井听完春日云的话,立即被吓得一大跳起来。

这时早川却看出了春日云所说的话里另外蕴涵的一番意思,他意外的看着春日云到:“嘶……这是你想出来的吗!?春日君~”

“哈伊~~”春日云点头应道:“我刚才听尾崎君转达给教练的意思之后,心里想了下觉得渡边君有可能是抱着这个想法来说出他那句话的!…大家都知道,白杉高中的这第3棒打者曾经和渡边君有过旧交情,彼此间的打法风格都相对熟悉的,所以今天一上场两人间的对决才会出现缠斗的情况出现!

所以,渡边君才会根据眼下这个情况想出这么个法子来应对的!一来,他能堂堂正正的和他的这位旧友决一胜负;二来也能为球队解决掉对方打线和守备上最重要的一个核心,何乐不为,是吧!?各位~”

“~~~”

春日云一说完,众人集体沉默了:是呀,春日君说的有理……但是~~

正当此时,教练川野却十分果断的想了下后立即作出了战术调整来。

他先是转身给球场上的安野和渡边打着战术手语指示了下后,才转身对春日云道:“有你小子的……快去准备吧!~”

“啊!?”春日云一时反应不过来愣住了。

但是一旁十分注意教练动作的真木却看懂了教练的意图,只见他连忙转身抄起自己的捕手护具和春日云的投手头套,对春日云道:“啊个鬼啦,赶紧给我进牛棚热身去,笨蛋!~”

而另一边,球场上的渡边和安野在接到教练川野给出的指示后,两人都笑了!

渡边对安野使了个眼色:安野学长,拜托你了!

安野回了个眼色给他:交给我吧,接下来注意了,投给他打,但可别投太好打的球路哦!会中大招的!

渡边点头答应后,开始按照安野的再次变更配球战术所给出的配球暗号,开始有意识的把与犬牙的对决拖入无限缠斗当中去到。

“呼!~”

“棒!~~”

“界外球!~”

“呼!~”

“棒!~~”

“界外球!~”

“呼!~”

“棒!~~”

“界外球!~”

看台上,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一投一打,许多球迷忍不住惊讶的说道:“我嚓,这两人今天都是打出火花来了啊!~”

“就是……现在已经第几个球数了!~”

“不知道,怎么说都不少于20记了吧!~”

“20记……”

“前方高能……小怪快跑!~”

而球场上,随着球数越渐增多,渡边和犬牙都打出火气来了。

此时他们两个完全对除了两人间的胜负外,其余一切事情都自动忽略掉了去……

来啊,有种就给我打飞这记球!~~

来啊,有种就三振我试试!~~

“呼~~”

“棒~~”

“界外球~~”

缠斗中的两人丝毫没有察觉,他们今天齐齐一起同时创造了两个大会历史记录来!

大会单回合投手对打者投球数最多之记录,和大会单回合打者对投手击球数最多之记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