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投手

王牌投手

更新时间:2021-07-22 10:54:04

最新章节: 转眼间,深秋便至。属于棒球的战火又一次被重新点燃,新一届春甲大会地区选拔赛,在神奈川县内如期举行。而这次,青叶道台高中由于在夏天时,在夏甲大会上的优秀表现,此次参战春甲大会的春日云等人自然而然的,就被全国各地的体育报和网络新闻媒体们,统一口径的宣称为——霸者的再出征!口号喊得十分的响亮、高调,但青

154.登报

球场的本垒区前,青叶道台高中和都筑白杉高中两队主力齐齐排成两列横队,面对着彼此向对方脱帽致敬到:“非常感谢您的指教!”

“非常感谢您的指教!”

“啪啪啪啪……”

比赛结束了,看台上的观众球迷们给两队所有球员选手都给予了热烈肯定的掌声。

此时,场上的两个‘伤兵’,渡边和犬牙两人看着彼此一左一右两只手,都做着固定挂着绷带在脖子上样子。

好一会渡边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个露齿大笑来:“哈哈……我们这样还真有点难兄难弟的样子了哈!……不过,这场比赛你打得漂亮,犬牙君,我输给你了!”

说完,渡边用完好的左手锤了下犬牙的胸膛来。

而原本对渡边一直抱有敌意的犬牙此时却并未对渡边这种亲近的基情动作,觉得有任何的反感!

这很奇怪,但是也很正常!

如果说换作比赛前的犬牙,此时的渡边如果敢这么做的话,换回来的绝对是犬牙毫不留情的一记拳头。

但是经过了这场比赛后,尤其是在比赛开始阶段两人的直接决斗当中,犬牙透过渡边所投过来的一记记球数里,看到了他在对待自己是以好朋友的身份和角度来面对这场对决的。

所以渡边倾尽了全力来投球,毫无保留的那种……

而犬牙他自己呢!?

从一开始依然对渡边抱有十足的敌意,到后来在一记接着一记的投球之后,这些敌意就慢慢的被渡边倾以热情的投球给化解掉了许多。

虽然不是完全消灭掉,但至少透过渡边的投球,犬牙多少能猜到渡边是抱着怎样的想法念头来与自己对决的。

所以此时犬牙有些不知所措来,对于渡边再次向他投以热诚的友谊笑容和招呼,他选择了用沉默不语来应对到。

渡边这时也想到了犬牙心中仍然有芥蒂,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的,最后只能化作一句告别的祝福:“好吧,好吧,你这家伙都过去那么久了还是那样的死心眼的!……如果你觉得心里不舒服的话,那干脆等下回去前我们单独出来一趟,我让你揍个够行了吧!~”

“不用~”犬牙嘴里刚蹦出这两个字,那边渡边却用直接闪人的把犬牙拒绝的话给过滤掉了:“那么就这么说定了,等下球场外边见啊,我去和教练说一声~”

说完,渡边便紧跟上已经快要走下场的队友们,准备收拾行装打包回家去了。

过了一会,在球场外的停车场附近,渡边和犬牙两个人在这里约见准备想解决掉一些过往的恩怨来。

“来吧,犬牙,如果你还是不舒服的话,那就狠揍我一顿出气吧!~如果我忍不住还手或者喊痛一句,那我就不是男子汉!”渡边说完就完全放松了身体,一副等着挨揍的模样面对犬牙来。

犬牙看着眼前根本不提防自己的渡边,说实在话,有那么一瞬间他是真的想揍死眼前这个混蛋的心的。

想起自己这些年来因为国小时期的那一次意外,而让得自己在喜爱的棒球运动当中遭受到的种种痛苦磨练……

犬牙真的有种揍扁了渡边的心情也不以为过,但是即使揍了渡边一顿又如何呢!?

难道就真的能解了自己这几年以来在心中所憋屈受到的委屈之气吗!?

不能,所以犬牙只能是咬紧了牙狠狠盯着面前的渡边,却久久没任何的动作来。

好一会功夫后,渡边依然没有感受到被揍的疼痛,于是睁开了眼睛看着一脸不爽模样的犬牙,看到犬牙好象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看自己的,渡边却不以为然的直接上来自来熟的想说句什么来着。

可还没等渡边说出一个字来,犬牙就实在忍不住的一拳照着渡边的右脸打了过去。

“蓬!~”

“啊呀~”

“扑通~”

渡边被结结实实的一拳打倒在地到。

虽然并不是很痛的那种,但是渡边却有些惊讶的没有想到犬牙还真打自己了。

“好了,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

就在此时,在两人身旁突然传来一个人的呵斥声来。

正在那里两两对视的渡边和犬牙在一听到这把声音之后,都惊讶万分地望向刚才出声呵斥他们两人的那个人,并齐齐喊到:“老师!!!~~”

……………………

两天后,青叶道台高中的棒球部球场上,渡边站在投手丘上十分兴奋地练投着。

“呼!~”

“啪!~”

“投得不错,渡边君!~~”捕手安野接完一球把球回传,称赞一句后说到:“呵拉,我说你今天的球数已经练够了哦,该结束了吧!”

“学长,我还能投多几球的,请再接我十球好吗!”

“~~~”

“还来~~渡边你这今天的球数已经到180了耶,再投就容易出事了啊!~”一旁的赤井对渡边提醒一句到。

不过渡边对于赤井的提醒毫不在意,他此时十分兴奋的对赤井回了句:“没事,我的状态正好着呢!~所以拜托了安野学长,我想你帮我再接几球看看。”

“那好吧~~”

蹲在捕手区的安野看了眼投手丘上渡边的状态的确很不错的,再看了眼休息区里的教练川野,在得到教练川野的点头首肯后,安野重新戴好头套把捕手手套摆在好球带一角示意着渡边把球投到这里来到。

投手丘上站着的渡边看到安野准备好后,脸上露出兴奋一笑,手中抓着的棒球更加捏紧一分。

随后他开始踩板投出一记曲球,这是今天他练得最多的一种球路,同时也是渡边目前感到自己最为薄弱的一种球路。

“呼!~”

“蓬~”

安野在外角低位角落尖角的位置接到了渡边投出的这记球,他暗叹一声渡边这球投得漂亮之后,再把手套中的棒球给传回渡边手中喊到:“再来,混蛋,有本事再投出这样几球来!~”

“哈伊!~”听到这话,渡边完全没有半点像是累倒的样子,更像是被打了鸡血刺激到似的完全不顾自己身体的极限在那,毫不犹豫地踩板投球来。

……………………

另一边,在休息区里,刚刚练习结束的春日云和真木两人看着球场上的渡边仍在练投当中。

真木一下子就不淡定了:“啊……这家伙有够了吧!~都练了一下午了,还练!他不要命了~”

“~~”春日云看着投手丘上的渡边心里暗自佩服地想到:这小子,有够拼的了!~

这时真木出声询问着早他一步回到休息区里休息的土原道:“渡边那小子还没练完吗!?”

土原说:“练完了,不过刚才渡边君又向安野学长提出加练来着……我说,这小子这几天都干嘛拉,天天加练就算了,还练得那么疯狂的!失恋了!?”

“鬼知道呢!”

“他有恋可失吗!?”春日云神补刀一句,把土原和真木给呛得张开嘴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呃……那好像也是哦~

就在这个时候,休息区外边星野急冲冲地拿着一叠纸走了进来,对休息区里所有人大喊到:“号外,号外,新鲜出炉的校园棒球报,某人竟然等报了哈!~”

“什么!?什么!?什么情况……”

顿时休息区里几乎所有人都被星野的话给吸引了过去,就除了完全不知情的春日云没围上去凑热闹的。

此时真木一把抢过星野手上的报纸,立即认真的看了起来。

不一会,真木大喊出声来:“我嚓,还真的见报了呀!……神奈川县县内地区选拔赛横滨赛区e组,青叶道台高中对阵白杉高中,青叶道台首发投手渡边与对手白杉高中王牌犬牙首局鏖战49记球数,双双两败俱伤下场开局;随后青叶道台中继投手春日云表现优异,一手变化球全面压制对手白杉高中整条打线,整场比赛三振9人,无一安打,无人上垒,完美完封对手,白杉高中教练高桥高度评价该选手……”

这时,春日云在旁边听到真木喊到自己的名字,于是奇怪地问了真木一句到:“什么情况呀~真木学长!?”

“哈哈~还能有什么情况,你小子出名了,快看!~”

真木掩饰不住自己脸上的兴奋之情的拿着报纸来到春日云跟前,一把摊开后指着报纸上正面右下角一个框框的内容介绍到:“呵拉,你看,这里,我们球队的名字,还有你和渡边君的名字都上报了啊!~这可是地区高校运动周报呀,你出名了,你知道吗!?”

“什么鬼!?”春日云不解地看着报纸。

只见,这是一份一般规格a2规格的报纸。

不过和春日云平常在家里所看的报纸有所不同的是,此时真木手中的这份报纸明显小众些。

它的正版所刊的刊名为――地区高校运动周报。

为青叶区本地一家名叫周日运动报刊会社出品的报纸,其覆盖范围只在横滨的青叶区内流传而已!

是属于一家私人专为地区校园运动新闻而设立的报社。

此时,春日云看到报纸的正面上半版的头条框里登载的是一个人的大头像。

那是一名身穿着白蓝色相间球衣的投手正在做甩臂投球动作的画面,春日云大略看过头条,上面写到:早稻实高轻松过关,队长川上正人豪言市级赛内无对手!

不过对于头条,春日云没有过多留意,他仅仅大略看了一眼后便立即把视线放到了有登载自己学校新闻的那个框上看了起来。

好一会后,春日云看完,也没有什么惊讶或者兴奋、激动的神情,仿佛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报纸上这事跟自己毫无相关来着。

“哦,就这样啊!~~好像又没什么嘛~”

“我嚓!~~”

“有没搞错,春日君,你上报了耶!~”

“是呀,我看到了!~”春日云回道:“但是那又怎样~~”

春日云并没有觉得登报就有什么了不起的,或者说他完全就不懂自己名字上报的意义到底有多大的。

于是,他的这句又怎样顿时可把休息区里的一众队友们给呛了个半死:我嚓,又怎样!?那是很怎样了好不!!!~~上报啊,登上地区运动周报的正版报道啊……我的个天,这家伙到底懂不懂这里面的含义呀!~~

一时间,真木等人差点想把春日云给活活用手掐死的心都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