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投手

王牌投手

更新时间:2021-07-22 10:54:04

最新章节: 转眼间,深秋便至。属于棒球的战火又一次被重新点燃,新一届春甲大会地区选拔赛,在神奈川县内如期举行。而这次,青叶道台高中由于在夏天时,在夏甲大会上的优秀表现,此次参战春甲大会的春日云等人自然而然的,就被全国各地的体育报和网络新闻媒体们,统一口径的宣称为——霸者的再出征!口号喊得十分的响亮、高调,但青

252.全力的开局(一更求票)

“呼!~”

“蓬!~”

“什么!?”

夏甲联赛全国赛圈第二轮,青叶道台高中对阵鹿儿岛实学院的比赛刚刚开打。八?一中?文 ≤≥≥.≈8≈1≤Z=≈.≈C≥OM

1局上半,属于青叶道台高中的守备半局里。

投手春日云第一记球便使出了自己的真本事,把千幻球给投掷了出来,这大大的出乎现场很多人的意料……

“我嚓!~刚才那球是怎么回事!?打者竟然挥空球棒了,不是有打种球吗!?”

“没看清楚……”

“怎么回事!?谁看清楚了,求解!”

“我也没看清楚……我嚓,这投手投的到底是什么劳鬼子球路啊,我从来都没见过竟然有这样的~”

看台上许多球迷都被春日云投掷出的第一球,那种诡异异常的球路给震住了。

一些比较容易激动的球迷们更是开始四处问起周围的人来,意图想找出春日云这一记球到底是那种球路的。

而在鹿儿岛实学院的休息区里,一众主将当看到春日云投掷的第一球后,也都纷纷惊呼出声来:“千幻~~是千幻球吗!?~那小子竟然一上来就用出绝招了!?”

“我嚓……太轻率了吧!~”

“不可能吧!?~~~这可是绝招啊,他不应该是在比赛最重要的关键时刻才用出来,那样才会收到更好的效果吗!?怎么可能一上来就投了~~”

“别急,我们再看看,再看看……”

其实也不怪他们如此吃惊的,因为从比赛开始前,甚至是他们刚胜出第一轮,确定下第2场的对手是青叶道台高中后,鹿儿岛实学院的人便已经很有注意到春日云和他的绝招千幻球一投来了。

可是再怎么在意提防,鹿儿岛实的人也完全没有想到说春日云一上来投的第一球便是千幻球的球路。

这画面,怎么看都像在告诉着鹿儿岛实方面的人说:我就是在杀鸡用牛刀来,怎么着!~你咬我啊……

事实上,春日云开球后便立即使用千幻球,也是有着很深用意,并且经过了教练川野的指点,还有和捕手安野以及一众队友商量过后方才决定这么做的。

要知道,夏甲联赛全国赛的赛制由于采取的是单场淘汰赛的模式,所以即使前来参加大会的选手队众多都好,但也不是个个都能碰得上面打比赛。

甚至,很多时候即使诸如上届大会优胜球队东东京代表的关东第一高中,他们在更对上一届时也同样遭遇到轮被扫出局的惨败来。

就更不用说其他强队他们每年参加大会的成绩会是个怎样的跌宕起伏了!

再说回来,由于赛制的特殊性,即使自己球队能走到最后取得大会优胜,也一共只打了短短的5场比赛而已!

5场比赛……

说起来这对于一个全国性的竞技运动大赛的选手队来说,能上场的机会着实太少了,而且这还是建立在该支球队能一路过关斩将杀进决赛的提前下才有此一说的。

否则,一旦输了便是彻底的输,就只有打包回家的份,那怕你只在球场上刚打1场比赛也是如此!

当然这种特殊的赛制也会因此逼得前来参赛的各支球队在比赛当中,纷纷都将其当成最后一场决赛般重要来投入全部的能力比赛,不敢有丝毫的松懈,让比赛的精彩程度远远过其他竞技比赛,从而让球迷们为之更加疯狂和着迷的。

另一方面,无论是一场比赛,又或者是全部5场打完,对于一般的选手而言是不会感觉有什么的。可如果是拥有着特殊天赋能力的球员,那这5场比赛里就真的可谓是场场都是属于他们的表演时间了!

就像眼下春日云他这样,一球千幻出,估计今天过后……不,应该说眼下整个球场大部分的人都已经开始为他惊艳了!

而对于球迷来说是惊艳,对于对手来说,拥有着特殊天赋的春日云眼下绝对是鹿儿岛实学院所有球员以及教练藤田心中的一根刺,到达了不除不快的地步。

但,偏偏的他们想依靠在这场比赛里头痛快的拔掉这根刺,又有着极大的难度,逼得鹿儿岛实学院的人一个个如刺在哽的难受。

“该死,这混蛋小子怎么一上来就投这鬼球,我嚓!~~”

其实要说难受的话,在整个球场里要数眼下作为打者的浦原为之最到。

一棒挥空后,浦原先是很吃惊为什么自己明明找准了球路来打,却偏偏打不到球的。

等上好一会功夫后,浦原才回过神来反应到春日云所投的第一球应该就是昨晚球队开会讨论时,教练藤田再三提醒大家要时刻注意的那号称投手天赋最强之一的‘千幻’球路了吧!

所以此刻浦原心里整个像有着万只羊驼飞奔而过一般,无语到简直了都。

浦原还是有些不敢置信,他连忙望了眼自己那边休息区里的教练藤田那去,现藤田正对着他作着战术指令的手语暗号来:浦原,注意了!对手用出真本事全力作战,不要轻易出棒,看准了再打!

浦原连忙急点头答应到,他这会也是有些蒙了,看到教练腾田给出了指令后轻松口气的:哟西~~再来。

第2球,青叶道台高中这边,捕手安野在面具下的脸轻露一丝笑来,同时他的左手在给春日云打着配球暗号到:春日君,他们上当了!第二球再来记狠的吧!

投手丘上,春日云轻点头表示收到,随即调整了投球前的准备动作踏板预告投球即将开始了。

“一~~球~~振~~魂!!!~”

只见春日云先是摆出一个略为奇怪的内八字起手式马步,接着双手慢慢在前抬起引导着浦原目光的注意力放到他的双眼,两人目光在空中瞬间碰撞到了一块去到。

“呃~~”

浦原促不及防下,猛的被春日云一记宛如下一秒他便要把手中的球宛如跟他有着大海深仇似的,仿佛要致他非命般狰狞恐怖的嗜杀眼神给吓到整个人身体停顿了一下下。

“呼!~”

“蓬!~”

随即,棒球过来了,以浦原完全没法反应的度一头撞进了本垒区后面的捕手安野的手套当中。

正中好球带正中心红点,裁判毫无疑问的举起右手高喊出声道:“2好球!”

“~~~”

鹿儿岛实学院那头所有人彻底失声了。

而青叶道台高中这边,从休息区里的一众替补军,再到他们头顶看台上的球迷们,却爆出一阵热烈的喝彩声来:“哟撒!!!~哟撒哟撒哟撒……好球!”

“投的漂亮,就这么干!”

“厉害,太厉害了!~”

“1号,王牌;1号,王牌;1号,王牌……”

“哄哄哄哄~~~”

“啪啪啪啪啪……”

叫好声,鼓掌声响个不停的为青叶道台高中这边的士气,又狠狠涨了一气来。

这时,鹿儿岛实学院的1棒打者浦原已经被追逼的紧张万分起来了。

只见他的脸上开始冒出了汗水,双手不停的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的不断抓握着球棒调整自己的打击姿势来:“该死的,被追逼了!该死的,该死的……”

看到这里,作为捕手的安野立即心领神会给春日云配出第3球的球路来:外角偏高,坏球!~悠着点控球,不用太快的!

安野这记配球明显的是针对打者浦原紧张的心情,在赌他第3球无论如何一定会出棒打击的,于是故意把球路给调高了来,并且让春日云不用浪费千幻球和一球振魂这两种杀着的用球数,轻松愉快的解决战斗来着。

而事实也正如安野所预料的那样,由于前两球杀着一投给到了打者浦原很大的心理压力,以至于他都有些忘记了自己教练藤田叮嘱过他,要他看准了来打的指令。

在棒球一被春日云给投掷出来后,他便立即开始挥棒没头没脑的打击而出来了!

最后得到的结果自然是裁判的一句拉弓式判定大喊:“3好球,击球手出局!”

“哟撒啊~~1出局,干的漂亮,春日君!”

“1出局,1出局!”

“噢~~拜托,我想接个球就有那么难吗!?”

“哈哈……”

青叶道台高中先声夺人取得一个出局数的,这本来并没有什么,但是此刻鹿儿岛实学院的休息区里所有人却是一片难看之色的死静气氛。

好吧,这开场够出乎他们意料的了!

千幻投加一球振魂式,两种杀着球路同时被用上,这可不是1加1等于2的简单数学题了。

此刻,鹿儿岛实学院的人都在想着:怎么办!?比赛接下来我们还该怎么打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