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投手

王牌投手

更新时间:2021-07-22 10:54:04

最新章节: 转眼间,深秋便至。属于棒球的战火又一次被重新点燃,新一届春甲大会地区选拔赛,在神奈川县内如期举行。而这次,青叶道台高中由于在夏天时,在夏甲大会上的优秀表现,此次参战春甲大会的春日云等人自然而然的,就被全国各地的体育报和网络新闻媒体们,统一口径的宣称为——霸者的再出征!口号喊得十分的响亮、高调,但青

256.特殊作战开始(一更求票)

比赛重新开始,8局上半,青叶道台高中守备半局。八一中文网?  ㈧.

一上来,青叶道台高中这边的守备阵容立刻就要面对对手鹿儿岛实学院,其打线上的最强打4棒的阵山勇人的打击。

开始前,春日云仔细地用脚撩拨弄着投手丘上,那投手板前的土地以便让自己更好的踏板用力作投掷动作的。

另一头,8局上半的名打者登场了。

只见阵山勇人整个一副彪悍的模样提着球棒走进打击区来,他先是用力挥空球棒的虚张声势几下,呼呼的破风声的确让春日云听了蛮有压力的。

接着阵山一上来在打击区里找到了最靠出的那个位置,并且把身体重心给稍微调整前倾的往外,同时手中的球棒握短了一小截的。

这个打击的姿态看在后面捕手安野的眼里,瞬间便让他产生了警觉:恩~~看来鹿儿岛那边的人这是玩拼命了呢!

于是他便给投手丘上的春日云悄悄递了记眼色,同时用手语暗号沟通着:呵拉~~春日君,对手站位很出,这明显是要限制你投变化球的节奏,得好好的控制住千幻的角度变化了,否则一不小心被打中,那我们可得完蛋呀!

春日云微点头,然后用肢体语言暗号回了安野的提醒来:噢,我知道了!~那要不要用出终极武器呢!?

安野道:“暂时先不用,我们投一球‘一球振魂’式试试他的能耐再说!来吧,往这里投!~”

安野打完手语暗号后,随即便把手套摆在好球带外角偏下角落处,稍稍有些擦出好球带的位置上。

这个棒球入垒的角度,明显是冲着诱骗鹿儿岛实学院的4棒打者阵山出棒打击去的。

春日云看到安野准备好后,他立即右脚往后一踏,踩实在投手板上顿了下,方才缓缓把双手向上升起,带有很强引导性的动作将在打击区里的打者阵山的视线,引得不由自主地和自己的目光视线对碰撞到一起来。

“一~~球~~振~~魂!~”

“恩!~”

虽然阵山已经竭尽全力的想要免疫掉春日云在投球前的眼神杀对碰,但最后等春日云手中的棒球投掷出来时,阵山才现他仍然受到了影响的出棒迟了。

“呼!~”

“蓬~~”

“好球!~”

一球打完,鹿儿岛实学院的4棒阵山便郁闷的差点没飙粗口骂出声来:我嚓~~

不过很快阵山就平复了心情,继续摆出站前的打击姿态来准备下一记球的打击。

看此情形,安野再次配出了让春日云继续投‘一球振魂’式的球路来,而这次依然还是选择从外角进攻到。

唯一和上一记球有些不同的是,第2球安野手套摆放的位置是放在外角偏上角落,稍稍偏出了好球带的地方。

“呼!~”

“呃~~该死的,这点小把戏吓不到我的,我打!~”阵山虽然没有被春日云突然迸出来的狠厉眼神给吓到,可是却也受到了影响的让其注意力转移了些,没有完全投入到春日云手中出球的动作上来。

虽然时间很短,但对于投手的一记投球来说,1秒,作为打者而言再想后而至的追上棒球过来的度,那根本就是天荒夜谈之事了!

于是第二球,阵山虽然出棒前大概抓住了春日云投出来球的路线,可真到球棒打到球时,那种没有完全打实的空虚软弱感,还是瞬间让阵山破口大骂一声的连忙丢掉球棒往1垒方向跑去。

“混蛋~~该死的一球振魂式投球!~”

不一会阵山的人便跑上了1垒,不过却没用,因为棒球在空中落下后并没有落地形成有效打击,而是被2垒附近的游击手牧木给接到成功将他接杀了出局。

对此,青叶道台高中这边的人满满都是高兴的神色。

“哟西,1出局了哦,8局上半的!”

“1出局,1出局~~”

“干得不错,春日君~”

“加油春日君,继续拿多2个出局数哈~”

“加油加油~~”

春日云站在投手丘上举手挥了挥,回应着一众队友的应援来:“哈伊~~大家一起加油吧!~”

“噢哦~~”

等过了一会,鹿儿岛实学院的第2个打者登场来到打击区准备好打击后,后面的安野这时明显现了一些不对头来。

“恩!?~~喂喂喂~~小子,你是不是站得太靠出了点啊~~你这是想……”安野现鹿儿岛实学院在这个半局里上场的这第2名打者折原,他的打击站位和握棒的程度竟和前一棒的阵山相一致。

这就有够安野遐想的了:我嚓~~这些混蛋该不会是想冲着压制春日君的千幻球来的吧!?

看到这里,安野明显心里有些担心起来,他偷偷看了眼休息区里的教练川野,现后者立即给他提示的。

教练川野用肢体语言对安野沟通到:“安野,小心了!对手可能瞄准了春日的千幻球来打,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如此自信的,但我们得小心,这局用一球振魂式解决掉他们!

“哈伊!~”安野点头表示清楚。

接着,在面对鹿儿岛实学院这个半局上场打击的第2名打者折原的第一记投球中,安野按照教练川野的指令采取保守战术,让春日云投‘一球振魂’式到外角来。

不过这次春日云第一球控得不算好,球路偏高的让对手打者折原挥出来的球棒擦到,一棒打飞出右边界去的。

好在,随后两球春日云又找回了感觉,连用两记球数将折原给三振了下场。

当然这过程中春日云没有再使用千幻球的球路,因为安野已经明显察觉到对手这是想逼着春日云投千幻球的。

也正因为有此猜测,安野在不清楚鹿儿岛实学院那头的人是怎么个打算法前,他觉得还是让春日云少投千幻球为妙了。

可即使如此,单纯依靠一球振魂式的投球,春日云在这个半局里只是比以往几局多出了5记球数,前后一共用14记球便完成了他的守备工作。

不过攻防互换时,安野还是有些警觉的和春日云,以及教练川野两人碰头的说出了他的担心:“教练,这……”

这时教练川野脸色沉重的打断了安野的话:“我知道了,可能对手有了什么办法能打春日的千幻球也不一定!不过还好,这局我们守备下来了,接下来还有1个守备半局,再来用出千幻就没多大问题的,放心吧!”

“哦!~”安野听完,也终于稍稍心安了些。

这里不怪他会有这么严重的担心,因为棒球运动就是这么特殊,一个小小的失误有时往往就能葬送一场比赛的。

再加上赛制的特殊性,所以安野不想输,他们青叶道台高中也更输不起!

“好了,你们休息一下准备好最后一局的守备大战吧!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打者们处理得了……不过话说,你们都准备好了没!?”教练川野摆了下手让春日云和安野下去休息后,随即对准备上场的渡边、牧木几人问到。

此时相原走了过来,拍了拍接下来准备代打上场的渡边的肩膀,说:“渡边君,接下来就看你表演了哈!~~别让我们失望呀!~”

渡边坏坏一笑:“没问题,看我的吧!~”

土原和春日云也走了过来,对渡边的胸膛锤了下:“上吧,既然对方也出招了,我们青叶道台高中自然也不能输人一步啊,渡边君请一定要好好给他们上上眼药,打不中也没关系的,一定要恶心到他们的投手河森哈~~”

“扑~~嘿嘿~~~”听到这里,周围的人都忍不住坏笑起来的。

渡边也知道他们在笑什么,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真到上场时他的老脸还是不由的红了起来:“啊啊啊,我懂了,交给我吧!~~”

说完渡边便转身提着球棒大摇大摆的上场去了,那走路的姿态简直就是萎缩得不要不要的。

球场上的广播声随即响起:“接下来,青叶道台高中登场的打者是,4棒代打,渡边久智,背番号19号!”

场上,鹿儿岛实学院的人一看这会青叶道台高中竟出人意料的换上代打,而且还是在4棒这个这么重要的打击顺位上作文章的,一时间他们每个人都纷纷皱起眉头奇怪起来:恩!?怎么回事,这时换代打,青叶道台高中他们搞什么鬼,到底!?

而作为当事人的渡边则开始表演起来了,只见他很是嚣张的一副作态走进打击区,并且用球棒直指鹿儿岛实学院在投手丘上的投手河森到:“呵拉~~看着吧,这次看我把你的投球给轰飞掉!”

“混蛋~~真是个嚣张的小子,不知好歹啊!~”河森被挑衅得有些跳眉不爽了来。

随后,比赛正式开始。

第一球,渡边在河森没有投出球时,他的身体便已经在打击区里摇头晃脑兼扭屁股起来。就像个小丑在逗人笑的,就连他脸上的眼神也满满的冒出伪娘的气息来。

“恩~~死相,别那么粗暴的对人家嘛!~~恩~~”

这时,刚好准备出球的河森不小心把目光瞄到了打击区里的渡边身上,这下好玩了!

渡边那满满伪娘的作态瞬间可把河森给雷个不轻,原本憋足了力气在投球的,一下子受到了强烈的影响。

“扑~~”地一声。

河森受不了渡边这个样子,顿时把憋在心头的力气给卸了好些去到,等他把球投掷出来后,河森愤怒的爆了:“我xxoo,这家伙……坏了,我的球!”

“呼~~”

“啪~”

“坏球!”

“什么!?”

休息区里,鹿儿岛实学院的所有人都惊讶万分的看到自己的王牌投手河森,竟然在此时此刻投出了一记暴投,而且还是被渡边给恶心到的。

顿时他们一个个都愤概不已的,开始在休息区里大骂渡边来:“呵拉,你小子没病吧!?”

“我嚓……死人妖,你找死!”

而与此同时,休息区里另有几个人心中咯哒了一下,暗想:坏了!~~河森君危险!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