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投手

王牌投手

更新时间:2021-07-22 10:54:04

最新章节: 转眼间,深秋便至。属于棒球的战火又一次被重新点燃,新一届春甲大会地区选拔赛,在神奈川县内如期举行。而这次,青叶道台高中由于在夏天时,在夏甲大会上的优秀表现,此次参战春甲大会的春日云等人自然而然的,就被全国各地的体育报和网络新闻媒体们,统一口径的宣称为——霸者的再出征!口号喊得十分的响亮、高调,但青

309.神挡弑神、佛挡屠佛(求票)

镜头转回球场上来。

投手丘上,来自至学馆的王牌投手兼队长的黑谷正一脸沉静如冰的跨步而出,用力甩臂的把球投掷而出。

“呼!!!~”

“蓬!~”

一球进垒后,投手丘上的至学馆投手黑谷一如既往的沉静,仿佛他刚才只是完成了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般!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对于眼下站在投手丘上的黑谷来说,投球已经对他没有太多的激情可言,更多像是一份工作,一件平日里像吃饭、睡觉一般的习惯!

你能想像得到吗!?

当一名投手将自己投掷的每一记球都毫不意外的投进到捕手的手套里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如此……

虽然在这些一记记数不清的好球数当中,自己的球技能被磨练到一个常人无法企及的层面上去。

可另一方面也会对自己造成一些不好的影响,比如说一件事情当你成功的次数多到根本数不尽的地步,即使对于做这件事情的人对事情本身抱有大如浩瀚海洋般的激情,他也会被这一次次数不尽的成功给磨到完全没了半点当初刚开始获得成功时,那种激情在胸口汹汹燃烧的可能了。

黑谷的情况就是如此!

当别人都在羡慕他拥有着常于别人的天赋,能在棒球这条道理上走得更远时,黑谷却已经麻木到眼下基本上已经记不起自己到底是想要获得那一种的未来!

“棒球,对现在的我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不久的未来能提供到我一份薪资丰厚的工作!?还是,还是……梦想呢!~~”

“我不知道……”

在想着事情放空自己的时候,黑谷手中的功夫却依然没有放下的又对对手青叶道台的打者投掷出一记好球来。

毫不意外的,之前上去打击的2棒打者小林完全对他的球起不了半点对抗打击的心思,被他压制得死死来着。

而这样的情况就更加加剧投手丘上的投手黑谷心里对于棒球的掌控能力,还有……还有隐藏在他心里的那丝迷茫!

“霸王之姿,拥有能让我成为人上人的潜质!”

“的确让我从拥有这种能力开始便将我的未来确定了下来,即使今天我不在这片球场上比赛,即使我下一秒立志希望考入东京大学,未来想要成为一名出色的商人、又或者什么大名、政要之类的角色……我想,以我目前的能力再加上一定的时间积累,想要实现这些也并不一定就不无可能的!

不,应该说,我一定能成!

因为我是王者,注定要睥睨天下的王侯之相,我不成功谁还能成功!”

“呼!!!~”

“蓬!~”

一记极度自信的正中球路速球投掷而出,再次毫无意外的命中捕手手套的同时,还将青叶道台高中的小林给三振淘汰出局了去。

此时,站在投手丘上,黑谷将身体站得笔直如苍松,昂首扬起下巴、胸膛横阔挺着,神情中充满了自信和孤傲,就像黑谷已经完全将自己化成为王似的,用着那双光射寒星、似天神步下云端睥睨天下,又像万臣之王俯视着天下苍生的模样。

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气场满布于黑谷的周身,让得刚上场的青叶道台高中3棒打者队长的安野看到后,即使自己已经在上场前放下了一切的心理包袱,以及做好了接下来要面对一切困难险阻的觉悟,可真当安野他看到球场投手丘上站着的黑谷,直面于他之时安野才发觉到原来一个人的气势竟然能强悍到如斯地步的。

“噢!~~该死,真是让人心生不起与之对抗的心思呀!~~黑谷的气势,太强大了!~”

安野有些避着黑谷的只瞄了他一眼便不敢再多看的闷头走到打击区里准备打击起来。

然而安野在避开黑谷投过来的注视目光的同时,也因此错过了最佳发现黑谷弱点的机会。

就在这个瞬间,投手丘上的黑谷眼神中竟莫名的出现了一丝迷茫来:“我是王,我注定会获得成功,然而……眼下我已经做到了一切我想要实现的事情了,为何我的心里还会出现一丝……空虚。”

这样的神色很快就一闪而过,被很完美的隐藏在了黑谷的内心深处角落里去到:“啊列!?……哼哼,什么时候我也竟学会胡思乱想了!?~~不管如何,这场比赛还是赢下来吧!~”

黑谷收拾好心情后,低喃地说着这样一句话,就好像比赛的胜负早已注定了似的。

由此可见在他的心里,自信的能量能有多庞大的体积了!

…………………………

回到打击区里,这时安野已经对于这次的打击没了信心,因为他发现对面投手丘上的黑谷正值状态巅峰的时期,这样的情况加上他的特殊天赋能力加持下,如何打!?

安野一时间真的没信心了:“混蛋……怎么可以认输,有本事就来吧,至学馆!”

“呼!!!~”

“蓬!~”

第1球,安野错过打击,被至学馆的黑谷给压得死死完全提不起半点出棒打击的心思来。

到了第2球,安野终于强行压下对投手丘上黑谷的惧怕出棒挥打的进攻了一次,但是这些都只是在做无用攻。

胡乱的出棒打击根本就不是专心瞄准了来打的效果可以比拟的,就更不用说本身打者对投手的投掷出来的球本身就存在着打击率不高的情况了……

所以安野的拼了命的挣扎出棒打击,在投手丘上的黑谷看来完全就是失败者在进行最后的垂死挣扎罢了:“没用的!~我的球你打不到!~”

安野看懂了投手丘上黑谷对他表露出来的脸色,愤怒的喊出声来:“什么!~”

黑谷在投手丘上,一只脚踏重跺在投手板,另一只脚开始高抬腿随后大步伸踏出来,用力的旋身甩臂将手中的棒球给投了出去:“我是说,你的一切反抗,均是在作无用功而已!想打得中我的球……”

说到这里,黑谷手中的球已经被投掷出了手。

他看着棒球一路猛烈的朝本垒区飞去,途中经过本垒板上方时,虽然也有遭到安野手中球棒的挥出阻拦,但是棒球依然笔直的擦着球棒飞进后面捕手的手套里去到。

这时黑谷方才把刚才没有说完的下半句话,用着满是肯定和确定的语气对打击区里的安野说出:“就凭你……练多两万年再说吧!”

“2好球!”这时捕手后面的裁判再次举手判定喊完话后,在心里暗自惊呼起来:真是了不起的气场呀,这小家伙……

两球已过,打击区里的安野总算见识到黑谷的实力,如果说之前他对自己是否能打中黑谷的球是不自信的话,那眼下完全就是已经确定的事情了!

“该死的,根本毫不办法和他进行对抗嘛!~”安野持棒的双手这会也出现了之前小林在打决胜一球时同样的症状,双手不停的冒着细密的冷汗出来影响着他不能完全死紧地抓住球棒进行打击的。

“呼!!!~”

“蓬!~”

第3球出现,最后安野还是挥空了球棒饮恨吞下被三振的苦果。

而在投手丘上,黑谷还是一如既往的满脸沉静如冰,却又自带出一股强大到震人心神的霸王气势看着安野:“都说了,你是打不到我投的球的!~~霸王之姿所附身的球路,凡人休想与之对抗……不,就算是神也不行!

在这方天地间,我就是唯一最强的存在,王!!!

挡我球路者,我只给你10个字——神挡弑神、佛挡我必屠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