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投手

王牌投手

更新时间:2021-07-22 10:54:04

最新章节: 转眼间,深秋便至。属于棒球的战火又一次被重新点燃,新一届春甲大会地区选拔赛,在神奈川县内如期举行。而这次,青叶道台高中由于在夏天时,在夏甲大会上的优秀表现,此次参战春甲大会的春日云等人自然而然的,就被全国各地的体育报和网络新闻媒体们,统一口径的宣称为——霸者的再出征!口号喊得十分的响亮、高调,但青

24.待打观察

“呼~”

“啪~”

“好球,击球者出局!”

如果说青叶道台高中的投手渡边投球的风格是依靠他出色的控球力,将棒球投到好球带的各个刁钻角度让打者难受到难以打出好的球的话,那白杉高中的投手犬牙的投球风格则是简直直接加粗暴了!

三名青叶道台高中的打者,轮番上阵却仅仅付出了不到3分钟的时间,就被犬牙每人三球给三振出局了。

这一结果让得青叶道台高中这边几乎所有人都十分惊讶的,但真正惊讶的莫过于对犬牙有一定了解的渡边久智,这时在休息区的他甚至连杯水都没喝完,那头场上的第一局下半自己一方的进攻就已经被解决掉了。

而当渡边看到昔日好友犬牙竟然用左手投出球速竟达130公里以上的速球时,其惊讶的程度更甚了!

要知道虽然渡边的球速也可以达到这个数值,但那是因为有着他长期训练下来才能得到的训练成果。而且渡边知道球速上到135公里时自己的控球力将会被球速的提高而削弱许多的,可犬牙呢!?

国小时的那场意外让得他右手手臂严重受伤到从此不能用右手投球的,然而事隔4年之后他却改成了左投手,并将球速也提高到了如此地步之下,其控球力还比起自己来要高出一截的,这如何不让渡边感到惊讶呢……

“犬牙~~”这时渡边的心里有些五味杂陈的。

而这时,刚刚上去打击的球队第三棒强打依田八尘回到了休息区,把球棒放回球架时仍然有些不甘心的:“可恶,没想到这小子的球竟然这么难缠的!“

”噢,球速太快,而且这小子节奏很好,投得很顺也够快,根本不给我们有一点喘息的机会就已经三球过把我给三振了的!~“第二棒打者赤井这时也吐了下苦水道。

”真是败得干脆利索的一局数呢!~“第一棒上场的崛部隆一也插上话说了句:”不过比赛才刚开始,接下来我绝对不会输给他的。“

”那是当然!~“

因为攻守转换时间快要到了的关系,此时渡边心里虽然夹了一肚子的疑问,却只能先行放下专心比赛去了。

第二局上半,渡边和土原这对投捕搭档一上来就要面对对方中心打线上的最后一名强打者,白杉高中一年级队第5棒佐村和树。

只见佐村一上来站到右打击区便作起了准备动作来的挥动了两下球棒后,两脚自然分开与肩同宽的站在打击区的中间位置,距离打击区的边线约10公分的样子。

从捕手土原的角度看去,这个位置找得挺准,适合打的球路也很广,并且很大程度的限制了投手第一球就上速球赚好球数的配球球路。

看到这里土原想了会后才给搭档投手丘上的渡边打暗号来着:第一球,直接上指叉球,外侧点,注意别轻易被打到了。

渡边点头答应了,然后开始举手过头顶用振臂式投球法将球投了出去。

”呼~“

”蓬~“

”好球!~“

第一球很快就过去,白杉高中第5棒的佐村刚才其实已经很想出棒的手抖了下,但是最后当他看着球快到本垒区前面突然变向后他临时急刹车的压抑住了出棒的冲动:恩!~~哼,第一球就投了指叉球吗!?

第二球,渡边接到土原的暗号叫他投高吊坏球的速球,渡边知道这是要骚扰对手的意思,所以投得很贴近好球带的过去,但打者佐村这次依然没有出棒的意思,继续等待着下一个机会到。

此时,球数是一好一坏,局面无人上垒的,所以土原给出下一球的配球暗号是外角偏高曲球,测试下打者佐藤的出棒底线在那里,顺便也能赚回个好球数的。

果然,这球投出去后,因为球速并不快,即使曲球的球路并不算好打,但佐村依然挥棒坚决的把球打成了一记左边接外球来。

看到这情况,捕手土原有想法了立即下达第四球暗号来:决胜负吧!~内角滑球,靠近打者身体一点,拜托了!

渡边点头回应到:好的。

于是准备好踩板,渡边把球用力朝着内角方向甩臂投出,而打击区的打者佐村亦同时作出反应,轻踮起左脚然后踏步扭转身体挥棒而出。

在佐村看来,这次的球第一感觉就是速球,但也不排除有滑球的可能性,所以他在挥棒的时候是有余地的挥出,保证能打到球的同时,也保证球能尽量飞远,但最后的结果如何那就不是他能够想象的了!

在这里要解释一点,打者虽然是攻击一方,但其实占优势的依然是投手,因为球最后以多大的速度被投出,角度准备打向那里,还有球路变化是如何的,这些都是投手主动给出的,而打者只能被动的在自己心中对投手所投球路上进行心理判断后作出一次半赌博式的选择出棒。

所以为什么打者的的打击率会如此低,也正正是这个原因造就的,当然这也是棒球的其中一个乐趣之所在。

可惜眼下的这些对于坐在休息区里看着比赛进行的春日云而言,还没有机会让他真切感受上一回的。

最后高速飞向本垒区的棒球在最后一刻改变了方向,从原本偏低球路靠中线的直线飞行突然朝着打者佐藤的方向滑了过来。

“哼,我就知道会如此!那么……”料到了这球会有滑球的变化可能,佐藤出棒的力道又加了几分,最后来球被他成功击到。

“棒~”

球一飞出去,那边投手丘上看着投球效果的渡边立即反应的大喊道:“游击手!”

原来这球被打得平飞的贴着地面朝左边方向快速地飞速,由于是平飞球不落地的所以球的速度很快,让得守备左边区域的左游击手佐藤即使很快的反应辨明出来球的方向,可想赶过去的时候也有些来不及的只能跑出两步后一个鱼跃的往棒球飞扑过去。

总算游击区本身守备的范围不大,佐藤这一跃刚好把手上套着的手套够到了飞过来的棒球把给截了下来,但是却没能第一时间把球接进手套里形成接杀打者出局的效果,所以此时看到守备的佐藤没有第一时间接住球的佐村心头立即一喜,脚上的步伐又加快了两分,快速朝一垒垒包跑去希望尽早安全上垒的。

而青叶高中这边的佐藤虽然第一时间没能接住球并倒趴在了地上,但他很快的就双手撑地爬了起来,抓住地上的棒球迅速的往一垒方向扔去。

只不过因为担心时间不够,佐藤扔出球时方向并没有过多控制的,所以心里有些担忧的立即大喊出声来了:“一垒看球!”

“噢!”只见一垒手这时一只脚碰着垒包的边缘,另一只脚弓步踏出,并把手尽量伸前的接球到。

最后棒球进手套的时间和打者佐藤跑上垒包的时间几乎同时齐至,要裁判好好的想了一下才下结论的宣判喊到:“出局!~”

“呼~~”一听到这次裁判,青叶这边的人全都集体捏出把冷汗来:真够危险了!~

投手丘上,渡边擦着额头上冒出的汗水,终于松了口气:呼……够不容易了,白衫的打线果然不愧是有名的强打,想要压制他们还真够难的。

想是这样想,不过当渡边成功第一次用投球把对方的中心打线三名强打给淘汰出局后,也让得他投球的自信大大涨了一圈。

于是对待接下来白杉高中的两棒再见打线上的打者,渡边久智投得很是顺畅两人都是三球后把球打飞出去之后,被青叶道台高中的守备力量给接杀出局到。

渡边首先对付第6棒打者以外角速球投开头、中间衔接内角高吊和内角偏低滑球赚到两好球数,最后用一记指叉球骗过打者诱使其出棒挥空三振出局的。

白杉高中第7棒的出局方式和第6棒基本相同,只不过中间赚好球数所用的球路变成了两记角度刁钻的内角偏低靠内的速球而已,最后决胜负时渡边还是沿用了自己最擅长的指叉球来投。

总的来说,三名打者,除了最开始的第5棒强打给渡边造成了一定的危害之外,另外两名再见打线的打者都因为比赛刚开始,正在摸寻彼此球路变化的情况下,被渡边给轻松解决掉了。

终于,到此第二局上半的比赛打完,白杉高中还未能在渡边的手中拿到分数,仅仅只在比赛开始时被第一棒代打上场的犬牙给轰出了一记2垒安打而已!

攻守转换后,此时在青叶这边的第四棒强打捕手土原准备要上场时,却突然听到了教练川野给他下达的指示:“熊太,接下来你不用出棒,好好观察下对方投手的球路,我需要你等会回来时能给出一份以捕手角度对白杉投手的分析,为接下来中场的第5局争取分数做准备,明白吗!?”

“系!”

土原听明白了教练川野这么安排的意思,戴好头盔从球棒架上抽出一根金属球棒便立即走上场去了。

而这时,白杉高中这边的休息区里,教练高桥对于自己这边的投捕很有信心的没作任何调整便让犬牙和他的捕手搭档上场去了。

很快,比赛开始。

第一球,土原站在右打区摆出一副追逼投手出击的重心在前式的准备动作来。

只不过对此投手丘上的犬牙仅仅只是有些慎重的看了眼之后,便很有自信的把球投出来了!

“呼~~”

“啪!~”

“好球!”裁判看到第一球球路和第一局时一样,都是从正中球路过来投进了捕手手套的,所以毫不犹豫的立即判定道。

而打击区上站着的土原果然没有出棒的,演着戏给对方捕手看的手上握着球棒动作抖了一抖后就立即停了。

同时,这会在土原的心里也开始默默计算起犬牙所投这记速球的各种数据来:球速很快,看来有135的样子,球路正中,控球力很高呢,如果下一球直接来个变速的话打者就有得受了!即使这球是正中球路的球,球速也只有135左右的样子,可球威不弱啊,估计我打到也只能飞界外出去吧!……好家伙,白杉的这个投手单纯以这一球的水准来比较的话,对比渡边而言可一点都不差,不,应该强上一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