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投手

王牌投手

更新时间:2021-07-22 10:54:04

最新章节: 转眼间,深秋便至。属于棒球的战火又一次被重新点燃,新一届春甲大会地区选拔赛,在神奈川县内如期举行。而这次,青叶道台高中由于在夏天时,在夏甲大会上的优秀表现,此次参战春甲大会的春日云等人自然而然的,就被全国各地的体育报和网络新闻媒体们,统一口径的宣称为——霸者的再出征!口号喊得十分的响亮、高调,但青

34.老生的引退

在青叶道台高中的教师办公室里,此时学校棒球部的教练川野一雄正端坐在沙发上,而在他面前的茶几上则摆放着两份人员名单,只是眼下名单上好多人的名字都被涂改画鸦了番,让原本工整的名单显得有些凌乱。

三年级a班三军外野手福田爱洋、三年级a班二军游击手后藤阿尾斗、三年级b班一军右外野手兼第5棒打者荒木大辅、一军三垒手兼第4棒大者绪方淳、一军游击手兼第1棒打者月华刃、一军外野的左外野手兼第3棒打者本多和志……

一连串人的名字被教练川野用红笔描了边,而且这些被描边了的人名全都是三年级学生的,看到这里也许大家能猜出一二来了吧!

没错,眼前摆在教练川野面前的这两份名单,一份全是棒球部里三年级那些即将引退老生们的名单,而另一份则是关于引退的那些老生退出棒球部后,棒球部三军人员编制空余出来的人员填补上去的新人名单。

此时,虽然名单已经先后被棒球部的部长田中秀幸及那些引退的三年级老生们一番商量决定后得出的名单,再经过了教练川野对名单的一再修改后,可以说此时被修改过的两份名单虽然人员编制全都安排到位了,可教练川野却对比并没有感到满意的。

或者说他对于新军人员名单里,好几个位置上的配置仍然感到不满意。

想到这里,教练川野不由的被这个棘手的问题给弄得心情烦躁不已来,一时间静不下心来想问题的,只好把其先行放下自己起身站起来走到办公室的窗户边看,看着底下球场上正在训练的棒球部一众学生们,久久不语到。

老生的引退和新军的组建,几乎是每个高中各个社团里每年一到这个时候便会碰到的头等头疼大事!

一些文艺性或者没有多大竞技性的社团还好些,他们老生和新军之间的引退和组建衔接得很好,平日里不会对其社团的活动造成多大的影响,毕竟这些社团对外的交流活动相比起竞技性强的社团要少得多,所以就实力层面而言,诸如文学社、美术社之类的社团,新旧学生人员更迭的影响不会太大的。

可是对于竞技性很强的体育社团或者其他一些社团而言,因为平日里对外交流的机会有很多,甚至时不时会代表学校出外参加各种比赛的,所以一旦老生引退之后,社团将不可避免的出现一段时间的实力减弱,直新生加入并形成一定的战斗力这才得以缓解的。

而如今,这件关于社团人员更迭的头等大事,便已经在棒球部的所有学生们心里种下了根,并且每天每时每刻都在不断提醒着他们每个人,事情很快就要发生变化了!

……………………

此时,在学校的棒球场上,或许是知道自己能这样在棒球部里参加训练的日子不多了,所以整个棒球部里的许多三年级的学长们,这会纷纷的投入了200%的热情来进行训练着。

甚至,平日里对新生们不大待见的好几位学长,此时也像换了个人似的,把一年级的一大班学生们拉到了球场上做起了打击接球训练来。

而这其中,由以一军的最强打者第4棒的绪方淳为最,只见他占着球场上本垒区的位置,拉着同是已经准备引退的一军好友月华刃,两人拿着球棒对着球场上已经站好了位置的一年级新生们不时大喊的把球击飞出去道:“呵拉,小子们,怎么接的球!这个点实力的话,那可一辈子都别想上正选的事哦,全都给本大爷打起精神来,看球,外野手!”

“棒!~~”

月华刃也不甘落后的大喊着:“这一记,游记区,看你的了赤井!~”

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单纯想要找个方式发泄,今天为一年级新生们做训练的一众三年级老生们,一个个都故意玩起了高难度,反正不管是什么训练,只要能上难度的,老生们谁也没想过要放松着来。

自然,绪方淳和月华刃两人也是如此,他们一个打的外野高飞球打的是又高又偏,让得守外野的长谷川英助跑了好段距离,还玩起了铲地式救球才勉强的把球给接进手套到;而另一个则直接给守游击区的赤井来了记狠的,球速即快、方向也偏得个够呛,赤井反应过来时球都快要飞穿他的守备区了,让得赤井最后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一个飞扑出去扑倒在地摔成饿狗吃翔样的把球给接住时,他也吃了满嘴的泥巴。

可这些站在本垒区重新拿起一颗棒球的绪方淳和月华刃两人,却当成了视而不见在那大喊着:“还不够,远远的还不够呀!再来……”

看到这一幕,已经被绪方淳和月华刃两名一军学长给操练得满身热汗淋漓的一年级新生赤井和崛部等人,一个个都开始不免对今天仿佛吃错药了的学长吐起槽来。

崛部拍了拍身上的泥屑,有点心情不大好的说到:“我说,今天学长们都疯了不成,一个个就像吃了过了期的****,根本停不下来啊!~这样子的练法,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没盼头了~~”一旁的渡边说到:“学长他们这也是情有可原的,大家都知道了棒球部里所有三年纪的学长们,将要在春甲联赛前引退,准备备战毕业考试的事了吧!”

“~~”

这时,赤井一把接住了月华刃打击过来的一记滚地球,并传了回去才说到:“车,这时谁不清楚啊,现在!也不就正正因为这个原因,学长们这些天才拼了命的过来部里参加训练,把我们给训得个够呛的吗!?”

“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我怎么看赤井你好象很享受被学长们虐的样子啊!你可真够bt的了……”揶揄赤井的是长谷川,这家伙本来就是个大嘴巴,经常爱开玩笑的主。

“去去去~~什么享受虐待,我这是跟学长们好好学习懂不!你以为我是你呀,在外野的半年没一颗球飞过来,游击区可是守备的重点关照区域呢,能不好好学下学长们擅长的守备行吗!?你还想不想要新军的制服了!?”赤井反驳回长谷川一句。

一班人虽然闹闹腾腾个不停的,可手上的接球训练却并没有因此怠慢半丝半毫到。

另一边,牛棚训练场里,新人投手渡边和春日云两人的日子也不好过。

今天一整天,他们两人都被牛棚里的两对二军的三年级学长投捕搭档们,给集体来了次多对单的专门训练。

渡边被其中一对投捕搭档缠住一个劲在教导着他,关于球路变化的训练,而春日云则被另外的两个学长拉到了另一边专门教起了春日如何更好的控制出球点和球路的稳定性来。

好吧……虽然过程很碎碎念,就像父母要送孩子出远门时那般,将要交代的事情重复了n遍一样,一个重点都不落的念得渡边和春日两人头比磨盘还要大的,可毕竟这些都是学长们的一番心意,两位新人最后只能乖乖的受着了。

就这样,一众一年级的新生们每天下午下课后来到球场上接受学长们爱的训练,一直持续到了那一天的下午!

………………

这天,棒球部的所有人都没有像往常那样,一过来球场就立即投入训练当中去。

而是一个个全都集中到了休息区前,排起了整齐的队伍开始了一场特殊的仪式,一场关于部里三年级所有学生们今天将引退出棒球部的送别仪式!

只见除了一年级刚加入棒球部的新生们外,其余的上百名学生一个个此时都穿上了棒球部以前发放给所有人的那套,即将要随着三年级学生引退而退役掉的制服。

那是一套很帅的棒球制服,青白色条纹纵向相间的暗底,预示着学校青叶道台高中的校色,同时也是预示着作为高中生们青春、热情的象征!

由于棒球运动在国内很受欢迎和推崇,所以对于这项运动的一些习俗也自然而然的引起了国民的重视。比如说学校里,一般不到正式比赛或者是相关的重要场合,球队制服是不会轻易穿上的,因为穿上了制服的同时,代表的不单是自己所就读的学校,同时还代表着自己对于棒球运动的一份热忱,还有许多许多个人道不明的情愫在里头的。

所以,当一众学长们都身穿着制服出现在球场时,有许多一年级的新生们都纷纷对其投以了羡慕的目光来。

很快,教练川野走了出来,他对着所有人如此说到:“很多时候,我都非常讨厌像今天这样的日子。因为今天我们即将要送别许多位部里优秀的学生,让他们上到另一个人生战场上去继续战斗!

但同时,很多时候,我又非常喜欢像今天这样的日子。因为传承,让得我们学校棒球部有了憧憬未来的希望!

今天,是我们部里所有三年级学生们引退的日子,在这里我不多废话,所有低年级的学生们你们都好好的看一下,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一排学长们。

三年前,他们也是和你们一样从高年级的学长手中,接过了他们不舍抛弃却又不得不放下的传承旗帜,带着属于他们青春的热忱,穿上这套象征着荣誉的制服去跟县里、甚至是全国各地的棒球名校打了一场又一场的比赛,赢回了一次又一次的荣誉!

而在今天,三年级的学长们在即将奔赴另一个人生战场前,他们也和以前的学长们那样,心里虽然不舍却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旗帜……”

说到这里,原本站在教练川野身后的那一排三年级学生当中,站出了一个代表来,他是现任棒球部的部长田中秀幸。

只见他此时双手铿锵有力的举着一幅旗帜,走上前来到教练川野的右侧身旁,对着面前一众低年级的学弟们大喊出声到:“我以青叶道台高中棒球球部长的身份在此对你们问一句,青叶的一年级菜鸟们,属于我们青叶道太高中棒球部的最高荣誉在此,你们做好觉悟要从我手中接过这面旗帜了吗!?”

“系!!!~”田中一问完,顿时球场上所有的一年级新生们立即放开了嗓子大喊回应到。

部长田中再大声问出声道:“你们是谁!?”

一年级新生们立即回答:“我们是青叶道台高中棒球队!”

部长田中继续大声的问:“你们的目标是什么!?”

“~~~”

然而,到了这里一年级新生们却集体失声了。

目标!?此时的他们有许多人依然停留在对棒球仅仅只是兴趣的范围内呢,对于他们而言,打棒球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但却不是最重要的一环,那里像得眼前这些即将快引退的三年级学生们,对于高中棒球心存着那一份特殊的情愫呢!

的确,如果说少棒、青棒只是孩子们对于棒球运动启蒙的话,那高棒则是男生们在即将跨入成年之前的最后一次关于青春、关于梦想的单纯的梦。

因为,高中毕业后,有的学生面临的并不是再次就读大学,而是出来社会赚钱努力养活自己的了。

所以到那时,梦想什么的,也只能是话语里用美丽字词修饰过的白话一番而已!

也正因为高年级和低年级阅历的不同,导致了此时场上竟然出现了一阵空白的沉默……

不过,沉默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某人的一句话给惊醒了:“轰诺呀罗(混蛋)~~你们都死了吗!?对于我们而言,目标不是最清晰不过的吗!?那句话我们平日里不是说的最多的吗!?那现在还考虑什么……部长,没说的,我们的目标就是,甲、子、园!!!“

最后三个字说话的赤井那是一个字一个字掷地有声的大声说了出来,而他的这番话一说出口顿时让得所有人都惊讶住了。

没有人能想得到此时出声的竟然会是他,但他此时说出的这一番话却顿时打醒了周围几乎所有新生们的沉默,一个个纷纷的大喊着宣泄出他们压抑在心底头最深处隐藏的那一份渴望道:”没错,甲子园!除了它,我们没有其他任何的目标可言了……“

”甲子园~~“

”是的,就是这样!~甲子园,除了它,没有谁了!“

”甲子园~~甲子园~~甲子园~~甲子园~~甲子园……“

很快,一年级新生们的热情也带动起在场其他的高年级学生们,开始纷纷张口大喊出目标甲子园的口号来。

一时间,整个棒球部的气氛显得上下格外的团结一致来!

最后部长田中手中旗帜一挥,大声说到:”说得好,甲子园,这个一直存在于我们这些热爱棒球的男生们的梦想,如今学长已经做不到了,但我希望在新一届青叶道台高中棒球部正选球员的你们,能继承学长们的梦想,把这份得不到的遗憾化成你们的动力,请~~请你们,一定要把属于甲子园优胜的旗帜,给学长们带回来,拜托你们了!“

说到最后,一向坚强不屈的部长田中秀幸,竟然在话的最后一句时出现了哽咽的顿语,由此可见此时的他心里是一份怎样的憋屈和遗憾了!

而此时,站在田中身后的那排三年纪学生们,有许多人更是把这一份遗憾的憋屈给化成了泪水,集体弯腰90度朝着面前所有低年级的学弟们大喊着说:”请你们一定要把甲子园的优胜旗帜给带回来,拜托你们了!“

”~~“

”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