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投手

王牌投手

更新时间:2021-07-22 10:54:04

最新章节: 转眼间,深秋便至。属于棒球的战火又一次被重新点燃,新一届春甲大会地区选拔赛,在神奈川县内如期举行。而这次,青叶道台高中由于在夏天时,在夏甲大会上的优秀表现,此次参战春甲大会的春日云等人自然而然的,就被全国各地的体育报和网络新闻媒体们,统一口径的宣称为——霸者的再出征!口号喊得十分的响亮、高调,但青

130.渡边的弱点显露

海边合宿训练第6日,青叶道台高中邀请当地的一支高中棒球队于其进行一场友谊练习赛。

比赛刚开打,第一局上半青叶道台高中进攻半局里,前三名打者虽然面对的是对方投手立仓那平均球速只有130公里左右的慢球,可赤井、小林和安野三人却纷纷被立仓给三振出局了去。

等下半局青叶道台高中的守备局时,渡边作为首发投手上场站在投手丘的时候,他心里有些小紧张的一直在颠着粉袋,迟迟不练投来的。

该死,只能用速球和滑球来进行配球,这怎么搞啊!――渡边紧张的在心里暗想起刚才在比赛开始前,教练川野交代给自己的比赛任务来。

只用速球和滑球两种有限球路来进行比赛,这对于一个身怀多种球路变化的变化球投手而言,简直就是让他以己之短击敌之长嘛!

但任务就是任务,教练交代的事情如果做不到,那他以后就别想在队里和春日云、早川两人争首发投手的位置了。

“哟西~~”渡边下定决心后,把手中的粉袋往身后丢去,随即抬手靠近嘴旁请吹了口气试着放松自己来。

那头本垒区后面的蹲下去准备接球的安野给渡边投了记安心投球的眼色后,便示意起他开始练投来到。

“呼!!~~”

“蓬!~”

“恩!?”一接到球,安野便感觉到手套里传来的力量比起往常有所不同了。

“这家伙,还是有些紧张啊~~”

随后安野又示意着渡边多练投了几球,用尽了所有练投的时间才在裁判的示意下正式开始比赛来。

此时在镰仓东洋高中那头的休息区里,教练日向亚树正在给第一局将要上场的3名打者,提醒着等下他们将要注意的事情来。

“对方首发投手渡边,是个和立仓同等类型的变化球路投手,球速并不快,所以你们上场后先别急着挥棒打击,多观察对手的球路捕抓战机先,懂吗!?”教练日向这么吩咐道。

“哈伊~~”

很快东洋高中第一棒打者村田上场准备打击了。

只见他一上来就十分的兴奋,逮着渡边投的第一记速球内角坏球的球路就出棒将其打飞了出去。

“我嚓!~”

自己投的第一球就被打飞,这让投手丘上的渡边紧张感顿时猛涨起来:“中路,2垒游击手注意哇~”

好在,2垒那边靠得近的赤井很敏捷的反应在球刚飞出的时候,便开始动起来的提前拦在飞出去的球路上把球给截下,并传到1垒成功封杀掉了东洋高中第一名打者村田的进攻。

但即使如此,投手丘上的渡边也被吓了一跳来,暗松口气低喃着:“好在,好在~~”

等东洋高中第2名打者落谷上场打击时,落谷竟然选着了左打来进攻。

并且,落谷的握棒有些短了,这明显是要短打的节奏。

渡边看到这情景,怀着有些紧张的心情投出这场比赛里他的第2投来。

“呼!~”

“该死,又投高了!~”

“棒!~”

果然,渡边投的第2球又被对手给打中送了出去。

可这次渡边就没有刚才第一球那么好运,能被自己的队友提前作好准备的进行有效拦截了;

棒球最后直落到左边外野的空地上,落谷虽然握棒短了,可其强大的上肢力量还是让得他打出了这记远距离的1垒安打来。

“该死的,还是紧张了!~”渡边不用别人怎么提醒,自己也知道眼下的自身状态是个什么样子的,所以他努力的调整着。

休息区里,教练川野正看着渡边的表现。

作为好友的春日云这时顾不得自己等下中继上场之后的事,担心起好友渡边来的问着身边坐着的早川:“好像渡边君挺紧张的样子,这样好吗!?”

早川点头信任地道:“我相信渡边会调整好自己的,否则……”

接下来,东洋高中第3棒强打,他们的投手立仓要上场打击了。

作为同是投手的投打对决,往往是最耗费心神的,因为投手与投手间一般都有着比起打者面对投手更加敏锐的洞察力。

有时,仅仅依靠一个踩板的动作,作为打者的投手就能大概判断出你接下来会投出一记怎样的球路。

俗话说的知己知彼,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在面对东洋高中的3棒打者立仓时,安野一开始就安排了一记滑球作为诱打开场。

渡边按要求投了出来,球路并不算很好的那种,稍稍偏高投出了好球带,立仓放过这球不打。

第二球,渡边投内角牵制,立仓破坏式的捞打挥棒一击把球出了右边界外;

然后第三球渡边继续内角进攻,这次他投得很低,线路刚刚好在膝盖的高度,立仓再次捞打式的把球破坏出界,受到渡边2好球追逼。

可接下来,渡边连投两记擦着好球带外沿的坏球,均没有使得立仓出棒打击的,又把追逼的大好形势给拖到了满球数上。

最后渡边因为教练川野有过交代,所以不能用除了滑球之外的变化球路,于是渡边最后只能选择以中路底部的滑球来作为决胜一投。

这次,立仓有些犹豫了,因为他看出球出来后投得明显有些偏低,打得话的确是个好打的球路,可就怕打中后容易遭受到青叶道台高中这边其他场上守备球员的接杀,形成出局。

而不打的话,这记球妥妥的坏球进垒,自己将会被四坏球保送上1垒的。

虽然立仓的心理看似挣扎了许久,但其实棒球飞过来也就这么短瞬即逝的零点几秒的时间而已!

“棒!~”地一声响起之后,立仓用行动给出了对渡边所投这记坏球的回应。

打!~

作为投手最不爽的就是对手明明有实力,却像在敷衍式的对自己投球来着,于是立仓愤怒的狠狠挥棒将球打飞出去了。

“啊!~”投手丘上的渡边没有想到这种坏球对手立仓也打的,有些意外。

可更让他意外的是这一球最后竟然飘飘的飞出了全垒打墙……

“吼!~~”

“干得漂亮,立仓君!~”

“homerun!!!~~”

“打得好啊!~”

“哦耶~~”

镰仓东洋高中那头的许多学生们都兴奋极了,他们很享受地看着自己队中的王牌一开场就从对手手中拿下了一记得分全垒打。

甚至有几个人都站出休息区外边鼓着掌,在那里等着他们的英雄回归了!

而立仓轻松的跑完一圈垒包回到本垒踩板后,停下了脚步有些不大高兴对安野说到:“你们就这么点实力吗?!”

“~~~”

安野抬头看着立仓,清楚可见在立仓的眼里有着失望的神色浮现来,他知道刚才渡边的那球投得有些孟浪了,这也许造成了立仓对他们青叶道台高中产生了些误会起来。

可是安野又不能解释说什么的,只好强作镇定的回了句道:“比赛才开始,不是吗!?”

“哼!~”立仓哼了声,无视安野给出的解释,走回了自己一边的休息区去到。

好吧,看这情况,谁都看得出这是被人小瞧了呢!

于是安野立即申请了暂停,走上投手丘和渡边碰头提醒他一句去了:“呵啦,笨小子,看你干的好事!~”

“抱歉,学长,我的错!”

“知道错在那里了吧!?”

“哈伊,我会努力的~~”

这时,安野看了眼渡边,才把手中的棒球交到他手套里来道:“放轻松点,小子!~相信你的能力,你行的!”

“哈伊!~”

然而安野的提醒好像并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在随后面对东洋高中的4棒和5棒两名强打者时,渡边的投球仿佛有种束手束脚的样子,速球和滑球的球路配合虽然做得不错,可就是球威差强人意的弱。

被东洋高中那边接连两记安打,成功的把两名打者给送上了1、2垒垒包上。

情况有些不妙了……(未完待续。)